评论区、留言板等互动版块尚在摸索建设中;目前可选择将留言发信至 a@alicez.ink
感谢来访,欢迎来信 :)
————————————————————

申请总结|两轮申请后我想说些什么

有关出国申请的经验帖网上随处可见、有许多话大概也已经被别人重复说过很多次,但个人认为这类文章的目的不是在详尽文献综述的基础上创新性补缺,只要基于切身经历写出的文字能在特定情境下启发帮助到若干读者、就是价值所在。

拴住一把扫帚

我带着渴盼在脑中搭建未来几年的住处:台灯,花束,书架,有个人风格的家具和地毯,不必过于繁杂、但也不必掣肘于短期内要搬家或离开的顾虑;这些物品的坚实重量带来慰藉感,正如盖着一床厚实沉重的被子入眠、一夜无梦。

2022 | Curriculum Vitae

回看这一年最深刻的感觉是「漫长」,许多明明只是年初发生的事情回忆起来却恍若隔世,大概也是因为太多变化被满满当当塞进了这一年之内。
无论如何,就像这一年九月生日时自己发动态写的那样,22岁的我相较去年真的成长不少,也快乐从容不少。如今的我依旧「看见许多许多可能性在紧接着的小半年中浮现像必然落地的雨水」,但这回我什么也不害怕。

「田螺姑娘」

今天走去做核酸的路上看见骑电动车的外国小哥,突然就想起来之前有过来往的一位食堂师傅,暂称L师傅吧。写一写相关的故事。

Post-Valentine 三则

近期疲惫得想要不择手段去尽可能多地消掉生活中的不确定性。爱情是好事(or so they say),但接近另一个人就像开盲盒,一层一层不确定性的叠加和消解、带来的全是内耗。

译书 | Paris is a Party, Paris is a Ghost

「重力不是客观存在的力,而是由时空弯曲所导致的。物体的密度决定了其引力强度。在黑洞的视界附近,由于引力过于强大,时间的流逝也变得如同蜗牛爬行、一分钟被拉长至几千年。我想象着Fumiko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慢下来——原子,辐射,脑电波,速朽的万物,熵,以及Fumiko她自己,都慢慢趋于解体——最终搁浅于近乎完全的静止状态。」

2021 | Curriculum Vitae

一年来零零散散写的日记随笔,用里面摘的句子拼凑了一篇总结。